淮陰信息港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孟京輝回應《茶館》爭議:步子邁得大,老舍先生會高興的

2019-11-17/ 淮陰信息港/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原標題:孟京輝回應《茶館》爭議:步子邁得大,老舍先生會高興的新京報訊(記者劉臻)近日,孟京輝版《茶館
微信卡包 https://www.iseoku.com/AdverTask/49.html

原標題:孟京輝回應《茶館》爭議:步子邁得大,老舍先生會高興的

新京報訊(記者劉臻)近日,孟京輝版《茶館》首次在北京保利劇院完成了首輪演出。此版《茶館》去年在烏鎮戲劇節首演后,于全國多座城市完成巡演,并于今年7月在法國阿維尼翁戲劇節IN單元與10月的圣彼得堡第29屆“波羅的海之家國際戲劇藝術節”演出。

孟京輝版《茶館》劇照。

從孟京輝版《茶館》去年首次亮相,伴隨這部作品的各種聲音與爭議便始終不斷,而當這部作品首次回到它的發源地北京,無論從現場還是網絡,觀眾對該作品的評價已形成兩級,褒貶不一的聲音似乎在近日到達了一個頂點。再度引發熱議之后,面對外界不同聲音,新京報記者專訪了《茶館》的導演孟京輝,聽他談談自己對于這部作品的創作想法以及面對爭議他該如何應對。

新京報:你的《茶館》回到北京之后,爭議聲又起,你怎么看?

孟京輝:以往很多觀眾看待一部作品講究原汁原味,其實沒有原汁原味這個概念,相信老舍先生寫這個劇本時,本身在他所處的時代要面臨著各種可能性。在我看來,《茶館》這部作品是一個多棱的水晶,你能從不同的方面看到它所折射出的光彩,可以從社會學,也可以從當時的經濟學,它里面蘊含著很多巨大的能量。

因此,戲劇有它的文學流變和美學流變,從歷史的辯證法來講,我們還是要從全方位來看待這些問題,所以大家都得適應這個慢慢的發展和變化。

新京報:為什么要在這個時代,再度重排《茶館》?

孟京輝:到現在是時候了。最重要的我倒沒想更多別的東西,我覺得老舍先生的《茶館》里邊肯定有一種不變的精神,這種精神就是對人非常透徹的悲憫。

孟京輝版《茶館》劇照。

我就用自己的說話方式和語言結構,用我所接觸到的當代的戲劇語匯和熟知的一些技術手法,誠懇地把他的悲憫說出來,就是很好的一件事。另外,從某種角度來講,我也有一個小小的野心,就是想和這些大師進行一次對話。

當然,這中間必須要面臨一個表達的問題,自己的心態問題,面臨與合作者之間的一種溝通問題。

新京報:可能在不同聲音之中,大家還是對你的創作手段談論得比較多?

孟京輝:可能我們這版《茶館》的步子邁得稍微大了一點。

我們現在把劇本中所有最精煉的臺詞,分成了幾部分。用我們的形式和邏輯篩了一部分,比如第一部分,在20分鐘之內用嘶吼的方式把第一幕全都給演了,而且用一種朗誦加嘶吼的方式表現出來。

孟京輝版《茶館》劇照。

這個方法其實我們想把老舍先生原劇本里邊的真正的汁榨出來,然后讓大家來品嘗,慢慢解讀,慢慢賞析,之后再上天入地天馬行空,包括里面有布萊希特的詩,還有影像,到最后還引用了俄國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我覺得這都是對老舍先生劇作中原有形式美的繼承和發揚,對我們創作者來講,這是一個很正常的創作邏輯,但是在現今中國觀眾的狀況下,可能有的觀眾能夠接受,有的觀眾就有一點點落差。

新京報:你是否也預想過,《茶館》在北京演出勢必要引出各種論點與爭議?

孟京輝:其實特別正常,去年在烏鎮戲劇節的時候就討論得非常多,這事其實一年前就已經發生了,包括南京大學、中央戲劇學院,還有學術性的一些期刊都已經發表了,包括老舍研究會,他們也討論了這些東西。后來到了阿維尼翁也引起了主流媒體和他們學術機構之間的大討論和大爭論,對我來講挺開心的。

實際上一部作品能引起大家的爭鳴和討論,在原有的基礎上也探討了好多關于藝術,關于形式美學,包括劇本文學的一種延展性和表現形式的先鋒性,甚至到法國這方面的討論其實還挺深刻,包括他們認為中國當代戲劇應該是什么樣的和不應該是什么樣的,是集體無意識的,還是一代人的美學戲劇潮流等,我覺得都特別好。

新京報:歷來改編《茶館》都會成為一個社會性的話題,是否自己也要進行一些心理建設?

孟京輝:當時我排的時候說實在沒有想到,但是我跟自己說了兩件事,“孟京輝,你自己得認真想,第一、你得誠懇,要捫心自問做這件事是不是誠懇。開始導戲,怎么做?做成什么樣?那是你自己的事兒,但是你的心必須要誠懇。”

孟京輝版《茶館》劇照。

另外,第二個比較重要的事就是“你得勇敢,這件事不是一個人的事,你要面對好多別人的目光和別人對你的質疑,甚至是別人對你的懷疑。”我覺得這兩個答案對我來講是肯定的。

第一對我自己來講,從事這么多年的戲劇工作,做了那么多各種各樣的戲劇,現在你真的要表達,你對整個社會、你的生活和你對人的本身的看法,如果不表達就沒有自己的生命的律動了。

第二個就是勇敢,這么多年來了,我除了勇敢,還得冒險,還得面對各種各樣的質疑和爭議,所以確認了自己的誠懇和勇敢,從我內心里覺得還是挺踏實的。

新京報:剛才你形容這次的步子邁得大了點,這有沒有你自身的評判標準?

孟京輝:有的時候步子邁大一點,也是一個藝術創作的最真實的狀態,因為《茶館》本身和別的作品不一樣,不是那種小改良,或者要把一個小的東西創作得讓別人舒服。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你自己一定要表達你自己的東西,有的時候邁開大步你會更踏實,那你就邁大步。

這件事可能關乎你的藝術直覺,因為戲劇是個綜合藝術,把各種能量放在一起才能很極致地往前走出那么一步,我覺得這對中國當代戲劇的發展和前行是有好作用的。

新京報:《茶館》距離首輪演出已經過去幾天了,如果回望這輪演出你怎么看?

孟京輝:我希望觀賞者和我們創作者都有一個共同的心態,就是如果老舍先生還能看到我們現在(這樣一個作品),我覺得他會默默的,真的會高興的,因為他的一部《茶館》背后掀起了多少文化的思考和對我們自身的重新認識,包括對于我們整個時代的一種注視,這肯定特別好,這沒有壞處。無論從創作者到欣賞者,到我們的戲劇本身的健康向前發展,我覺得大家都應該擁有一個特別好的生存環境。

新京報記者劉臻

編輯吳龍珍校對王心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香港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