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陰信息港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舒華體育IPO再闖關研發投入裹步、關鍵財務數據存疑

2019-06-19/ 淮陰信息港/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國內健身器材龍頭企業舒華體育去年“闖A”無果后,時隔一年,6月初證監會網站上公布了其最新的招股說明書,
白癜風 http://88995799.com/news/ysjs

  國內健身器材龍頭企業舒華體育去年“闖A”無果后,時隔一年,6月初證監會網站上公布了其最新的招股說明書,再次向IPO發起沖擊。本次擬掛牌上交所募資5億元,發行不超過5000萬股。

  而在這個夏天,與舒華體育同根同源的老牌知名健身連鎖企業浩沙健身陷入資金困局,流星一般隕落。巨大的傳導效應,令已顯疲態的健身行業陷入風聲鶴唳。

  崛起晉江,與安踏特步關系萬縷千絲

  舒華體育創建于1996年,與安踏、特步、361度等知名體育用品公司一樣,都是從著名的體育產業之鄉福建晉江起家。

  公司創始人張維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年僅15歲就開始了創業打拼,把一個家具加工小作坊發展成100多人的小型企業,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

  1996年,安踏迎來了重要轉折點,召開了第一次全國代理商會議。而張維建也在24歲這一年創辦了舒華股份有限公司,轉型當時還屬冷門的健身器材制造行業,由此踏入晉江體育產業圈。

  在舒華發展壯大中,離不開晉江同鄉們的扶持和幫襯。2018年營收數據顯示,公司第二大業務,展架業務收入3.89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為33.35%。安踏和特步作為該項業務第一和第三大客戶,為舒華創造了2.26億元的收入,合計占展架營業收入的比例約為58%,占總營收的近兩成。

  網上有視頻反映了張維建和晉江體育大佬們的關系:他與丁世忠、特步國際丁水波、浩沙健身的老板施鴻雁等八人,在舞臺上牽手同唱閩南人最愛的神曲《愛拼才會贏》。

  據舒華體育招股書顯示:控股股東舒華投資持有公司73.8546%的股份,張維建直接持有公司4.6361%的股份,通過直接持有舒華投資95.00%的股權間接控制舒華體育,張維建夫妻及其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2015年,林芝安大投資有限公司通過債轉股持有舒華體育5.75%的股份,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通過天眼查可知,安踏體育CEO丁世忠和其兄丁世家合計持有林芝安大70%股權,為其實控人。

  據媒體報道,除生意合作之外,張維建和丁世忠同為晉江商團成員,兩人年齡相仿,丁略長兩歲,私交甚篤。丁世忠喜歡在春節期間組織親朋好友攜家出海度假,而張維建就是這個私密朋友圈的成員之一。

  證監會就舒華體育的首份招股書,一氣提出了55條反饋意見,其中有一筆神秘的資金往來:特步體育實際控制人丁水波曾為張維建代為繳納對舒華的出資款。

  為此,證監會質疑舒華體育向安踏體育、特步銷售商品定價是否公允?是否存在通過持有舒華體育股權或其他方式進行利益輸送的情形,是否構成商業賄賂,是否形成依賴?舒華體育與安踏體育、特步體育是否存在其他商業或利益安排?

  這些棘手的問題是舒華體育能否順利IPO的攔路石。也不難解釋,舒華體育為何要將2018年的保薦機構——名不見經傳的華菁證券,更換回實力雄厚的中信證券。但華菁證券與中信證券也有著密切關聯,原中信證券執行委員會委員劉威2017年出任華菁證券總經理。

  舒華體育的第七大股東,持股比3.37%的金石灝汭,正是中信證券控股的全資孫公司。或是涉及交易關聯方為了避嫌,中信證券去年退居幕后。但時下闖關形勢嚴峻,只能“老帥”親自出馬。

  毛利潤持續下滑,招股書關鍵財務數據迥異

  招股書中,舒華體育介紹自己為專業、科學的運動健康解決方案供應商。公司主營業務為健身器材和展示架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其中健身器材占主營收入的66.7%。

  國內健身行業的冷暖,與公司業績息息相關。5月,在上海舉辦的中國國際體育用品博覽會上,記者注意到健身器材相關的企業展位占據了整個展區的三分之二,行業競爭之激烈窺見一斑。

  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健身器材行業總產值達到382.9億元,規模以上健身器材制造企業為275家,相比2014年的240家增長了14.6%。

  我國龐大的人口基數為體育產業帶來巨大消費需求。國內知名的運動鞋服企業憑此紛紛爬出谷底,安踏體育、李寧、特步近幾年業績持續向好。但相關健身器材企業卻表現不如人意。

  如下圖所示:

  舒華體育在2016-2018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0.63億、11.32億、11.82億元,凈利潤是1.34億、1.27億、1.18億元,利潤率下滑明顯,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怪圈。

  A股第一家健身器材上市公司英派斯的2019年一季報顯示,受行業環境影響,一季度毛利率繼續走低,跌至28.83%,而盈利更是同比大幅下挫近六成。目前,英派斯的股價不僅處于深度破發,市值距高位縮水近八成。

  企業的任何經營活動,都是為了能賺取真金白銀的凈現金流入。相較凈利潤而言,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更能反映企業的真實經營現狀。

  2018年舒華體育的首份招股書顯示,2015-2017年各期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23億元、0.947億元和0.567億元,證監會就此提出質疑:請分析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持續下降的原因,對發行人經營的影響,發行人是否面臨資金緊缺的風險?

  面對監管層的質詢,舒華體育2019年6月發布的第二份招股書里,這項關鍵財務數據來了個180度華麗大轉身:2016年-2018年各期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448億元、0.739億元、1.325億元。

  從上表可以明顯看出,同一家公司,兩份相隔了僅一年的招股書,在2016和2017年的關鍵財務數據上居然有著高達5000萬-1700萬元的巨大差額。

  更令人驚嘆的是,2018年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不僅止住了斷崖跳水的趨勢,絕地反彈攀升了79.3%。

  修改后的財務數據,能否真正打消監管層對于公司資金緊缺風險的擔憂,需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行業劇變募投研發項目一年一字未變

  隨著晉江系的浩沙健身轟然倒下。六月初,國內兩大頭部健身連鎖企業威爾士、一兆韋德也相繼傳出因業績持續下滑CEO離職的消息。有業內人士悲觀地表示,健身行業要做好提前過冬的準備。

  舒華體育在招股書里坦言:體育消費并非消費者剛性需求,未來如果經濟進入下行周期,消費者可能會減少健身器材的購買量,公司產品銷量及毛利率會受到較大影響。因此,存在受宏觀經濟波動影響導致公司業績下滑的風險。

  磐勢體育CEO潘子祺告訴記者,不容小覷的器材存量更新市場,加上健康意識的深入人心,如果國內廠商能持續研發出更貼合消費者需求的智能化、時尚化的健身器材產品,就能一定程度上抵消經濟波動對于健身器材的周期性影響。

  我國健身器材制造業起步于20世紀80年代,90年代后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憑借生產成本優勢,承接了大量國際訂單,主要生產附加值相對較低的產品。目前,美國愛康、力健、必確、泰諾健等品牌獲取全球較高的市場份額,也在國內把持著利潤最為豐厚的中高端市場。

  記者在采訪業內人士了解到,占據市場金字塔尖的愛康,成功最關鍵因素就是不斷地研發和創新,像避震、心率傳感、個人訓練網絡連接等,許多技術都給產業帶來了革命性的變革。

  招股書中,舒華體育宣稱擁有124項專利。但仔細打量,有122項是實用新型和外觀專利,真正具有較高含金量的發明專利僅為兩項。

  2016年,公司研發費用只有700余萬元,占營收的0.68%。臨近IPO關卡,舒華體育2017年和2018年的研發費用才有一定提高,但與安踏、李寧等企業相比仍差距甚遠。

  而在近日,成立僅七年的美國明星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也提交了IPO申請文件。

  Peloton研發推出的健身單車和跑步機科技含量十足,售價雖高達2000-4000美元,但阻擋不了消費者對其熱捧。快速崛起的Peloton從美國健身器材霸主愛康手中,生生搶下了7.3%的市場份額。

  除了推出大熱的健身單車、聯網跑步機、啞鈴和心率監測器等配件外,Peloton還向用戶提供付費的健身視頻課程,通過健身器材上的顯示屏,用戶可以接受教練的遠程指導。

  這些課程包括跑步、競走、拉伸、瑜伽和力量訓練等,用戶需要至少訂閱一個月的課程,起步費用是20美元。目前,訂閱用戶已超過了百萬。

  今年2月彭博社報告披露,高盛和摩根大通將成為Peloton的承銷商,給予的估值超80億美元,儼然已成長為健身賽道上的“獨角獸”。

  過去一年里,國內和國際健身大行業的眾多細分領域發生著顛覆性變革,Peloton的內容+健身科技產品快速迭代,小米生態系統推出的walkingpad家用走步機快速沖擊著傳統跑步機市場……

  面對日趨激烈的內外部環境,舒華體育通過上市募資想要達成哪些目標?記者仔細對比了2018和2019年的兩份招股書發現:對公司未來發展影響最為深遠的“擬募資投入研發中心建設”,14條具體項目居然一字不變,如同2019版克隆了2018版。

  整整一年時間用來對行業趨勢“洞若觀火”,卻沒能換來公司對募資研發項目的細微調整,仿佛外面的世界發展停滯了。

  國內健身大行業的困局,似乎是市場存在供給過剩。但站在另一個角度思考,還是真正的優質產品供給不足,“是整個健身領域上下游的研發和創新不能滿足消費者的真正需求,這是發展的桎梏所在。”潘子祺說。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香港六合图库大全